【中阿社区】【旅游健康】【数字事实】【招商引资】【企业服务】【战略.研究】【投资委员会】【专题活动】【文化.教育】【经贸投资】【政治事务】【快讯】【首 页】
【الرئيسية】【أخبار واحداث】【شؤون سياسية】【تجارة وقتصاد】【ثقافة وتعليم.】【أنشطة خاصة】【مجلس التنمية】【ابحاث استراتيجية】【مؤسسات وخدمات】【فرص وعروض】【ارقام و حقائق】【فيديو وصور】【الجالية العربية】
当前位置: 首页>阿拉伯国家联盟>正文

第六章

日期:2018.09.20  来源:阿拉伯信息交流中心

“伊斯兰国”:生存态势及展望

2016年以来,“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叙利亚遭遇强力围剿,财力、人力、控制范围大幅缩水。在此背景下,“伊斯兰国”加速外溢和力量转移,暴恐能量域外急剧释放,在美国、法国、土耳其等亚欧多个国家策动一系列暴恐大案,在域外营建多个战略据点,对国际社会的暴恐威胁有增无减。

2016年,“伊斯兰国”在美、俄等多方力量重压下遭受重创,丢城失地、损兵折将、财源枯竭,早期的“建政立国”攻城略地风光不再,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本营摩苏尔和拉卡也处在了围攻之下。

(一)控制区大幅缩小

“伊斯兰国”建立的所谓“哈里发国家”在鼎盛时期曾控制伊拉克、叙利亚的大片领土,面积10多万平方公里。2016年以来,“伊斯兰国”地盘加速收缩,据美领导的联盟6月27日发布的声明,“伊斯兰国”在伊丧失47%控制区,在叙丧失20%控制区。美国国防部12月14日称,2016年共从“伊斯兰国”手中“解放了4.4万平方公里”土地。目前“伊斯兰国”控制面积已不足7万平方公里。统计显示,“伊斯兰国”曾在伊、叙据守10个重要城市,目前已失守6个,其中2016年失守4个,包括伊拉克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市(2016年1月)、伊拉克巴格达省阿布格莱布市(2016年2月)、伊拉克安巴尔省重镇费卢杰市(2016年6月)和叙利亚阿勒颇省军事重镇曼比季(2016年8月)。

2016年10月以来,美协调各方力量,相继开始攻打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以及号称“伊斯兰国”“首都”的拉卡,“伊斯兰国”控制区进一步收缩。10月17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通过国家电视台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收复摩苏尔的战役正式开始。据称,伊拉克共投入近10万作战力量。11月23日,伊拉克联合作战司令部和什叶派民兵组织称,由政府军、库尔德武装、什叶派和逊尼派民兵组织组成的各路人马,已经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把摩苏尔团团围住。“伊斯兰国”逐渐丧失“还手之力”,只能以密集的建筑为掩护,穿梭于复杂的地道中,伺机伏击围剿部队。2017年1月24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经过与“伊斯兰国”的激烈交火,伊政府军已解放摩苏尔的东部城区(底格里斯河东岸)。根据目前战场态势分析,摩苏尔的军事行动可能至少还要持续几个月。此外,在叙利亚,受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军”(库尔德武装为主)11月6日宣布对“伊斯兰国”的大本营拉卡发动进攻,但迄今为止收效甚微。

(二)有生力量严重耗损

2016年8月10日,美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联盟负责人西恩•麦克法兰称,“过去11月,已有2.5万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被消灭,加上之前被消灭的2万人,总数已达4.5万。”12月14日,美军打击“伊斯兰国”行动指挥官斯蒂芬•汤森在伊拉克通过视频会议方式对媒体表示,打击“伊斯兰国”行动在2016年取得重大进展,“伊斯兰国”目前仅剩1.2万~1.5万名武装分子。同时,“伊斯兰国”已越来越难以招募足够的新人,据美情报机构评估,目前流入伊、叙的外国“圣战”分子已由巅峰时期每月2000人骤降至50人。欧美多个国家的统计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趋势。法国内政部长贝尔纳•卡泽纳夫2016年9月初表示,2016年上半年法国出境参加“圣战”人员由2015年同期的69人降至十几人。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2016年5月也表示,前往中东参战的美国极端分子已由2015年上半年每月6~10人降至目前的一人。由于人手紧缺,“伊斯兰国”不得不更多地启用童子军,尤其是在伊拉克,儿童实施的恐怖袭击明显增多。

同时,“伊斯兰国”高层遭大量猎杀。“伊斯兰国”实行三级领导体制。顶级是“哈里发”巴格达迪及分别负责伊拉克和叙利亚事务的两个副手。次级是协商委员会及各专业委员会。第三级是“省政府”,“伊斯兰国”将“辖区”分为“省”进行“管辖”。每省设省长1名,主管行政,有一定自主权。

美领导的国际打恐联盟持续对“伊斯兰国”领导层实施斩首行动,对其造成很大的压力。美总统奥巴马2016年6月14日表示,已有120多名“伊斯兰国”重要头目和指挥官被击毙,这对“伊斯兰国”组织架构、决策制定和实施造成重大困扰。8月30日,“伊斯兰国”发言人阿布•穆罕默德•阿德纳尼在叙利亚阿勒颇省被美国空袭击毙,是迄今为止“伊斯兰国”损失的最高级别领导人。阿德纳尼是“伊斯兰国”“曝光率”最高的主要头目,负责外宣和策划境外恐怖袭击,美国曾悬赏500万美元捉拿他。美国也加紧“定位”“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美国前任国防部长2017年1月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巴格达迪已“时日不多”,美军已经掌握越来越多有关其行踪的情报。

(三)“财政”收入锐减

来自非法石油销售的资金是“伊斯兰国”主要日常收入来源,年石油收入曾高达四五亿美元左右。2014年巅峰时期,“伊斯兰国”辖区石油日产约3万~8万桶,主要走私销往土耳其,也有到约旦或库尔德地区。2015年10月后,俄、美加大打击“伊斯兰国”与石油有关目标,美发起代号为“浪潮行动2”军事行动,对“伊斯兰国”油井、油气分离场以及油罐车、销售网络等实施系统性打击,导致“伊斯兰国”石油产量及营收大幅下滑。该军事行动发言人克里斯托弗•加弗表示,“伊斯兰国”石油收入已由原来每月3000万美元降至1000多万美元。石油收入腰斩已影响“伊斯兰国”日常运作。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16年9月刊文表示,外国“圣战”分子与伊、叙本土恐怖分子在资金等资源上的争夺不断升级,“伊斯兰国”陷入内讧。

(四)减少正面对抗,通过游击和暴恐袭击周旋

据美兰德公司统计,“伊斯兰国”2014年每月实施恐袭次数为150~200起,但2015~2016年这一数字激增至每月400起。同时,因自杀式袭击杀伤性更大,“伊斯兰国”尤为重视实施,2016年以来“伊斯兰国”在伊、叙实施的自杀式袭击创新高,前9月共计约800起,超过2015年全球自杀式袭击总和。

此外,“伊斯兰国”还化整为零,做长期对抗准备。从“伊斯兰国”近期宣传分析,其对军事失利已有准备。2016年5月以来,“伊斯兰国”宣传画风大变,由鼓吹“伊斯兰国”辉煌、胜利等,转为表示即使失去土地,“伊斯兰国”也不会消失。“即使你们攻下摩苏尔、苏尔特或拉卡,甚至攻下所有土地,我们也不会因此失败。”有分析认为,随着外部围剿力度不断增强,预计2017年国际社会将在军事上彻底击溃“伊斯兰国”。目前,“伊斯兰国”开始化整为零、融入社会底层,更多通过暗杀、恐袭等手段,挑动教派矛盾,以图长期生存。

在伊、叙大本营遭遇强攻背景下,“伊斯兰国”加紧寻找和建立新的“海外”根据地,恐患外溢态势明显,已波及欧美、亚洲、非洲等多个地区。

一方面,设立专门机构,加大域外扩展。据美欧情报机构调查,“伊斯兰国”设立名为“ENMI”的机构,由“伊斯兰国”发言人阿德纳尼(已被美军空袭击毙)领导,有权调动一切资源,专门负责海外扩张和行动。该机构下设“欧洲事务特工处”“亚洲事务特工处”“阿拉伯事务特工处”,分别负责在欧、亚、阿拉伯世界策动恐袭和发展力量。调查显示,“ENMI”已向奥地利、德国、西班牙、黎巴嫩、突尼斯、孟加拉国、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国派入力量,其中潜入欧盟人数高达“数百人”。2016年5月,“伊斯兰国”扬言,“世界各地都是‘圣战’舞台,多神教敌人都是袭击目标”,将域外“圣战”作为对伊、叙军事压力的重要策略。据美CNN统计,自2014年6月“伊斯兰国”建立以来至2016年8月,其共在伊、叙之外的29国发动143起恐袭,造成2000多人死亡,其中2016年高达88起,约占总数的62%,足见其域外恐袭力度不断上升。

另一方面,依托海外建“省”,势力加速外溢。2016年6月29日,“伊斯兰国”发布建“国”两年来的扩张成果,声称其在19国拥有力量,根据控制度分为伊叙主控区、次空区(包括阿富汗、菲律宾、利比亚等10国)和秘密行动区(包括法、土耳其和孟加拉国等7国)。7月初,“伊斯兰国”又发布名为《哈里发国家的结构》的视频,宣称建有35“省”,其中16个在伊、叙之外。“伊斯兰国”一名头目8月表示,“我们在伊、叙大本营虽遭打击,但我们已将部分指挥、媒体和资金等资源转至他国。”11月2日,“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时隔近一年再次发声,称“伊斯兰国”域外各“省”是“哈里发国家的支柱”。

(一) “伊斯兰国”恐患威胁欧美

2016年,法、德、美等欧美国家连续发生涉“伊斯兰国”暴恐大案,包括比利时3月布鲁塞尔机场、地铁连环恐袭案,法国7月尼斯特大恐袭案,德国7月多起恐袭案。有迹象表明,欧美已成为“伊斯兰国”在伊、叙据点被围攻下的重点报复目标,域外“圣战”正在形成新一轮国际恐怖恶浪。法、德等欧洲国家存在暴恐滋生的肥沃社会土壤。欧洲很多国家都受国内穆斯林问题的困扰,长期以来穆斯林年轻人在教育、就业等方面饱受歧视,特别是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反叛心理极易被调动。据媒体数据统计,欧洲国家投奔“伊斯兰国”的极端分子很多,面临的极端分子回流的压力与日俱增。据美国土安全部和反恐机构2016年6月统计,在已知的前往伊、叙为“伊斯兰国”效力的欧洲极端分子中,以法、德、英和比利时为多,尤其是法国。而且,2015年潮水般涌进的难民中的极端分子已开始“实施行动”。中东、北非、南亚的大量难民进入欧洲,仅德国就接收一百多万人,鱼龙混杂,极端分子混迹其中。2016年7月18日德国巴戈利亚列车砍人案中,袭击者即为一名2016年6月在德国登记为难民的17岁阿富汗人。

美国面临的“伊斯兰国”暴恐威胁也有所上升。2016年6月12日,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中心一家同性恋夜店发生枪击案,造成50人死亡、50多人受伤,成为“9•11”以来美本土发生的最严重恐袭。近年来,“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通过网络对美大搞渗透和人员招募,其自称获得“空前支持”。11月28日,俄亥俄州立大学学生驾车冲撞徒步人群,并持刀砍伤11人,“伊斯兰国”的“阿玛克通讯社”事后称凶手是其士兵。嫌犯阿尔坦出生于索马里,曾在巴基斯坦居住7年,是2014年移民美国的合法永久居民。据国土安全部6月数据统计,2014年5月至2016年5月,美已逮捕87名“伊斯兰国”支持者,而全美有近千人因涉恐正遭调查。

(二)“伊斯兰国”加紧向东方扩张

南亚、东南亚、中亚等一些国家和地区穆斯林人口众多、经济欠发达、社会动荡、政局不稳,已成“伊斯兰国”重点渗透和扩张的目标。美外交政策研究所认为,“伊斯兰国”可能已部署“撤出战略”。英路透社2016年6月发文称“伊斯兰国”正“转向亚洲”。美《华盛顿邮报》8月18日发表评论称,东南亚可能成为“伊斯兰国”麾下外国“圣战”分子投奔的新地区。2015年1月“伊斯兰国”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建立所谓“呼罗珊省”;2016年6月22日,“伊斯兰国”发布视频,宣布建立菲律宾“省”,并鼓动东南亚的支持者在菲律宾集结发展称“如果你无法前往叙利亚,就去菲律宾加入队伍”。有分析认为,“伊斯兰国”正计划建立涵盖孟、印、缅等国的新“省”。这些“省”将支撑“伊斯兰国”向亚洲扩散。此外,根据统计,在伊、叙参战的中亚、南亚、东南亚“圣战”分子多达6000人,这些人一旦回流,将使这一地区出现非常复杂的局面。

在具体行动方面“伊斯兰国”频繁策动恐袭。据统计,2016年以来“伊斯兰国”已在亚洲策动恐袭约 30起,尤其7月以来,“伊斯兰国”在域外搞的暴恐大案均发生在亚洲,包括阿富汗、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国。据称,“伊斯兰国”计划将东南亚发展为下一个“圣战”根据地。2016年1月,恐怖分子效仿2015年11月的巴黎恐袭案,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市制造了连环爆炸与枪击事件(“伊斯兰国”声明负责)。2016年4月,“伊斯兰国”所谓的“菲律宾省”袭击了巴西兰省的一处“十字军”军事据点(“伊斯兰国”声明负责)。2016年5月21日,马来西亚全国副警察总长诺拉西发表声明,马警方破获一个企图暗杀总理和警察总长的恐怖集团,14名“伊斯兰国”分子分别在吉隆坡、雪兰莪、霹雳、玻璃市与柔佛等州落网。6月,马来西亚吉隆坡一家酒吧遭到手榴弹攻击。马警方证实,这是“伊斯兰国”在该国发起的首次恐怖行动。6月底,马来西亚警方透露,“伊斯兰国”支持者可能会在6个月内发动“独狼式”恐怖袭击。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9月30日表示,“伊斯兰国”针对东南亚的袭击计划已经由前期准备进入实施阶段。

在南亚,孟加拉国、阿富汗、巴基斯坦连遭“伊斯兰国”实施的严重空袭。2016年7月1日晚,“伊斯兰国”分子在孟首都达卡使馆区餐厅劫持30多名人质,最终导致20名人质遇害,7名极端分子中6人被毙、1人被捕。7月23日,“伊斯兰国”2016年首次在阿富汗喀布尔实施重大恐袭,阿卫生部称,袭击造成至少81人死亡、260人受伤。10月11日,数百人在喀布尔一宗教场所举行纪念什叶派阿舒拉节活动时,遭到“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袭击,至少14人死亡、40多人受伤。11月21日,喀布尔市区西部一座什叶派清真寺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至少27人死亡,64人受伤。

8月8日,巴基斯坦西南部城市奎达一家医院遭自杀式炸弹袭击,袭击造成至少70人死亡,另有112人受伤。10月24日,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一所警察培训学院遭武装分子袭击,造成至少61人死亡。11月12日,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官员表示,该省一偏远地区的一座苏菲派穆斯林神庙遭遇“伊斯兰国”炸弹袭击,造成52人死亡、超过100人受伤。

在东南亚和南亚,“伊斯兰国”组织基础不断扩大。据统计,东南亚有30多个组织支持或效忠“伊斯兰国”。2014年以来,受“伊斯兰国”崛起“鼓舞”,东南亚一些极端组织纷纷表示效忠,如印尼“伊斯兰法倡议者论坛”(FAKSI)、“真主至上游击队”(JAT)、“东印尼真主伊斯兰教游击队”(MIT)等,菲“阿布沙耶夫组织”(ASG)、“邦萨摩洛伊斯兰战士”(BIFF)则上传网络视频,宣示与“伊斯兰国”结盟。在南亚,阿富汗是“伊斯兰国”重点经营的国家,2015年时其活动范围涵盖阿70%的省份,包括首都喀布尔。与此同时,“伊斯兰国”与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形成有力竞争,不断抢夺地盘、招募投诚者、建立训练营地、胁迫本地部落臣服。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国”目前已确认的分支有三个——卡拉奇分支、锡亚尔科特分支和伊斯兰堡分支。“伊斯兰国”还将孟加拉国视为对印、缅开展“圣战”的平台,并积极在当地建立组织,目前“认主独一与哈里发军”(JATWK)已宣布向“伊斯兰国”效忠。

在中亚地区,虽然“伊斯兰国”策动的恐袭较少,但“伊斯兰国”并没有再次少活动,而且一直伺机在费尔干纳建“省”。2015年1月26日,“伊斯兰国”收编部分阿塔、巴塔及多股极端武装,宣布成立“呼罗珊省”,迈出“伊斯兰国”在此地扩张的第一步。集安组织秘书长博尔久扎2015年3月17日称“伊斯兰国”已向中亚派遣密使,联络“乌伊运”和“哈里发战士”等暴恐组织,派遣在伊、叙受训和作战的中亚裔分子回流。吉尔吉斯斯坦“宗教、权力和政治”中心主任马利科夫称“伊斯兰国”已向费尔干纳地区拨款推进渗透活动。据俄《独立报》2015年1月报道,“伊斯兰国”已划拨巨资在中亚开辟“第二战线”,重点在费尔干纳盆地,激化民族和教派矛盾是其手段。塔总统拉赫蒙称,“伊斯兰国”是新世纪瘟疫,其对塔吉克斯坦的威胁不容低估,费尔干纳恐沦为国际“圣战”分子的重要集散地。吉尔吉斯斯坦总统也对“伊斯兰国”染指费尔干纳盆地表示担忧。俄总统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卡布洛夫曾表示,“伊斯兰国”已向该地区派遣数百名成员,分别在阿富汗玉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边境地区勾结当地武装,营造向中亚渗透的前进基地。2015年曾有媒体报道称,盘踞在阿土、阿塔边境地区的亲“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分别有2500人和4000多人。

此外,“伊斯兰国”极端思想渗透不容小视。东南亚穆斯林素以温和逊尼派为主,但近年来“伊斯兰国”极端思潮滋长迅速。印尼街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身着伊斯兰复古服饰的穆斯林,调查甚至显示每14名高中生就有1人支持“伊斯兰国”。在马来西亚,据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的调查,有4%的印尼穆斯林、超过10%的马来西亚人对“伊斯兰国”有好感,而近1/4的马来西亚受访者表示不知如何评价“伊斯兰国”,仅有64%的人明确表示对“伊斯兰国”不抱好感。在巴基斯坦,白沙瓦和卡拉奇等大城市的居民区和学校墙壁上都出现鼓动效忠“伊斯兰国”的涂鸦,旁遮普,俾路支、南瓦济里斯坦省均有“伊斯兰国”各种类型的宣传品在流传。美《国家利益》杂志2016年9月刊文称,“伊斯兰国” 思想渗透正改变巴极端势力格局,原本得到巴情报部门支持、以印度为主要目标的武装组织开始调转枪口在巴国内搞暴恐。

(三)“伊斯兰国”多线进军非洲

在北非地区,“伊斯兰国”对利比亚的扩张是重点,控制了苏尔特、德尔纳等重要城镇,正将利发展为其在伊、叙之外最重要的支点。据美情报机构的评估,“伊斯兰国”在利比亚的人数在4000~6000人,并大肆在突尼斯招兵买马。在埃及,“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已宣誓效忠“伊斯兰国”,其频繁策动暴恐活动,2015年10月31日,一架从埃及沙姆沙伊赫飞往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客机在西奈半岛坠毁,造成224人死亡。调查显示,“耶路撒冷支持者”是此次袭击的幕后黑手,目的是报复俄罗斯大规模军事介入叙利亚。

在西非地区,2015年3月,尼日利亚“博科圣地”宣称效忠“伊斯兰国”,自称为“伊斯兰国”的“西非省”。2016年10月30日,“伊斯兰国”发布声明,正式接受“大撒哈拉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in the Greater Sahara)的效忠。该组织由亲“基地”组织的“西非圣战统一运动”分裂而来,其头目萨哈维(Abu Walid al Sahrawi)在此之前就已宣示效忠“伊斯兰国”。这是继“博科圣地”后,“伊斯兰国”在西非接纳的第二个组织。

在东非地区,2015年10月一股从索马里“青年党”分裂出来的团伙宣布加入“伊斯兰国”。据统计,该团伙约有数百人,2016年10月26日,其在索马里东北部地区首次成功攻占一个港口地区,显示其实力正在上升。

美国对“伊斯兰国”在非洲扩张保持警惕,特别是担心利比亚成为新的“国际恐怖主义策源地”。2016年5月,利比亚亲政府的武装发起目标为“伊斯兰国”占领下的苏尔特(卡扎菲家乡)、代号为“奥德赛闪电”的军事行动,美国则于8月1日在利比亚实施空袭以配合地面清剿行动。据美军非洲司令部公布的数据,截至10月18日已经空袭330次。在强力围剿下,“伊斯兰国”已被赶出了苏尔特城区。

美、欧、俄等各方形成的打恐联盟如九龙治水,高举“义”旗却各有算盘,反恐为名而谋利为实,难以形成协调一致的诛暴救乱合力。美军打击“伊斯兰国”行动指挥官斯蒂芬•汤森2017年1月表示,要彻底击溃“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势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叙利亚的局势更为复杂。

网络恐怖活动趋于猖獗,而且难以防范。“伊斯兰国”对网络的娴熟运用,是其兴起并迅速超越“基地”组织的关键因素之一。在这一方面,“伊斯兰国”设立了专业的营销机构,并制定了高效的营销战略。“伊斯兰国”宣传部门中,有不少伊拉克萨达姆政权时期的宣传部门官员,同时它还招募并重用来自西方的电脑技术精英。该部门负责制定周密的宣传战略,使宣传更加有针对性和鼓动性。据说,“伊斯兰国”有29个不同音视频制作和宣传机构,不同机构制作的视频各有侧重。其中“标准媒体”(al-Furqan Media)、“Al Itissam”和“生活媒体中心”(Al-Hayat Media Center)三个机构重点针对广泛的国际受众,而其他26个则分别专门制作针对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利比亚、也门、西非、阿富汗等地的音视频等材料。“伊斯兰国”各个“省”也都拥有各自的宣传机构,它们虽受“伊斯兰国”最高宣传机构的指导但独立运作。“伊斯兰国”制作的音视频节目非常有特色,充满了现代文化符号,制作手法先进,模仿最流行的电影、电子游戏和音乐视频,一些宣传视频剪辑水准堪比好莱坞大片,容易被受众理解和接受。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2016年8月刊文称,与美在军事打击“伊斯兰国”上的进展相比,该组织在网络空间的广泛存在仍未受到削弱。10月27日,美打击“伊斯兰国”战略设计师、中央司令部司令约瑟夫•沃特尔称,“伊斯兰国”有高超的技术能力,精通网络,能够通过社交媒体传播极端思想并蛊惑大批年轻人。即使“哈里发国家”实体被消灭,其在网络上的“虚拟哈里发国家”仍将构成长期威胁。事实上,为缓解军事失利,“伊斯兰国”已在网络空间投入更多力量,加大宣传煽动、人员招募等活动。2016年9月5日,“伊斯兰国”推出名为《罗马》的新电子杂志,包括英语、法语、德语、俄语、印尼语等多个语言版本。《罗马》大肆煽动“独狼”式恐怖袭击,声称“你不需要是一个军事专家或武术大师,甚至不需要枪支,就能够制造一场屠杀或杀死几个异教徒,并导致一个国家陷入恐惧”等等。

此外,“伊斯兰国”

阿尔及利亚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曼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 巴勒斯坦 伊拉克共和国 索马里共和国 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 科摩罗伊斯兰联邦共和国 也门共和国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突尼斯共和国 苏丹共和国 沙特阿拉伯王国 摩洛哥王国 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黎巴嫩共和国 科威特 卡塔尔 吉布提共和国 巴林王国 约旦哈希姆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