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社区】【旅游健康】【数字事实】【招商引资】【企业服务】【战略.研究】【投资委员会】【专题活动】【文化.教育】【经贸投资】【政治事务】【快讯】【首 页】
【الرئيسية】【أخبار واحداث】【شؤون سياسية】【تجارة وقتصاد】【ثقافة وتعليم.】【أنشطة خاصة】【مجلس التنمية】【ابحاث استراتيجية】【مؤسسات وخدمات】【فرص وعروض】【ارقام و حقائق】【فيديو وصور】【الجالية العربية】
当前位置: 首页>阿拉伯国家联盟>正文

第七章

日期:2018.09.20  来源:阿拉伯信息交流中心

库尔德问题:现状及前景

库尔德问题产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至今已有百年历史,是中东地区持续时间最长、波及面广、影响范围大、极具复杂性和敏感性的难点问题。后冷战时代,库尔德问题不断升温,库尔德人在地区政治中分量不断提高。当前中东正处于新旧秩序转换的历史性大变化之中,库尔德问题最终将走向何方,库尔德人能否获得独立,不仅关系到约3000万库尔德人的命运,而且对中东政治、国际关系和地区安全有着重大影响。

一 库尔德问题的由来

所谓库尔德问题,指的是中东地区相关国家(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四国)的库尔德民族要求承认和尊重少数民族身份,保障并扩大民族权利,保证平等参与国家事务,允许自主决定自己命运所引发的政治、安全和社会问题,核心是库尔德人要求实现民族自治或独立。库尔德问题在四国内部均不同程度存在,但严重程度不一,性质也有差异,各国库尔德人斗争目标亦不尽相同。

库尔德民族意识以及库尔德民族主义的形式是一个渐进过程,奥斯曼帝国衰弱和西欧民族主义思想传播加速了库尔德民族意识和民族主义的形成。19世纪末,库尔德民族主义与阿拉伯民族主义、土耳其民族主义、波斯民族主义以及犹太复国主义几乎同时出现。1804~1878年间,库尔德斯坦大约爆发了50场起义。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库尔德民族主义已初具雏形。1914年8月2日,第一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同年10月29日奥斯曼帝国作为同盟国阵营的主要成员正式参战。奥斯曼帝国政府的这一疯狂举动对已衰弱不堪的帝国不啻为致命一击,使长期累积的“东方问题”最终以帝国解体方式得到解决,其辖下各民族纷纷获得解放或脱离,而库尔德人何去何从也提上议事日程。对奥斯曼帝国领土早已垂涎欲滴的英法于1916年5月16日秘密达成瓜分奥斯曼帝国的所谓《赛克斯-皮科协定》,该协定日后成为分割奥斯曼帝国版图的《色佛尔条约》的基础。1918年10月30日,战败的奥斯曼帝国与协约国代表签订了《穆德洛斯停战协议》,宣布无条件投降。1920年8月10日,《色佛尔条约》签订,基本确认了英法对帝国的秘密瓜分,明确了英国委任统治地和法国委任统治地(分别为今天伊拉克、巴勒斯坦地区和叙利亚、黎巴嫩);库尔德人实行自治,俟条件成熟可独立建国。条约明确规定,在自治一年后,如果库尔德地区大多数人希望获得独立,那么可向国联申请独立建国。该条件第一次承认库尔德人有民族自决权,并同意库尔德人建立独立国家,为库尔德民族运动提供了巨大动力。

《色佛尔条约》把土耳其民族推向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以穆斯塔法•凯末尔为代表的土耳其民族主义者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护权运动”。在凯末尔的领导下,经过五年之久的反侵略斗争,最终土耳其民族解放运动取得了胜利,并于1923年7月24日迫使协约国同意废除《色佛尔条约》,重新签订了《洛桑条约》。新条约不仅未再提及库尔德自治或独立,而且还要求维护土耳其共和国领土完整。与协约国一样,凯末尔也曾允诺独立后给予库尔德人自治,但战后也食言,转而镇压库尔德人。从《色佛尔条约》到《洛桑条约》,库尔德人独立资格被取消,奥斯曼帝国下辖的库尔德斯坦被一分为三:土耳其的北库尔德斯坦、英属伊拉克的南库尔德斯坦和法属叙利亚的西库尔德斯坦。该条约是历史上对库尔德斯坦的第二次正式分割。连同17世纪被划归伊朗的东库尔德斯坦,库尔德斯坦共被分成四块。自此,库尔德问题应运而生。

二 库尔德问题的发展与现状

库尔德问题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产生至今基本可分为五个发展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其不同内容与特点。

第一阶段(1914~1923年):一战前,库尔德人居住区被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国家分割。战后奥斯曼帝国解体并被瓜分,库尔德斯坦一分为四。这一时期,库尔德民族运动尚处于稚嫩期,在思想、组织、领导、舆论宣传和群众动员方面都处于初级阶段,斗争规模小且力量分散。尽管发动了一系列起义,如伊拉克的谢赫巴尔赞吉起义(1919~1922年)和伊朗的思姆科起义(1918~1920年),但其库尔德民族主义特征并不特别明显,而是更多带有较强的部族和宗教色彩。

第二阶段(1923~1945年):这一阶段土耳其、伊朗和伊拉克都爆发了较大规模的库尔德反抗斗争,如土耳其的谢赫赛义德起义(1925年)、亚拉腊山起义(1927~1930年)和德西姆起义(1937~1938年),伊拉克的巴尔扎尼部落起义(1930~1935年,1941~1945年),但最后都归于失败。土耳其是地区库尔德独立运动的中心,起义规模大,次之为伊拉克,其中谢赫赛义德起义在库尔德民族运动历史上占有重要一页。也是在这一阶段,土耳其和伊朗两国开始在各自的库尔德地区推行土耳其化和波斯化政策,库尔德人与土耳其人、波斯人的矛盾日益尖锐。而伊拉克和叙利亚当时处于英、法委任统治之下,英法当局在“分而治之”理念下对库尔德人采取相对宽松的同化政策。二战爆发后苏联和美国开始逐步介入库尔德问题,苏联军队占领伊朗库尔德斯坦地区并支持库尔德民族主义运动和建立库尔德政治组织。

第三阶段(1946~1990年):本阶段的特点是库尔德民族运动的中心转移到了伊拉克,爆发了长时期的激烈的内战。1961~1970年和1972~1975年间,库尔德人与伊拉克政府爆发两次内战,1970年伊政府被迫赋予库尔德人自治地位。两伊战争期间(1980~1988年),伊拉克库尔德人支持伊朗并在伊拉克北部开展游击战。土耳其库尔德人斗争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重新活跃,并于70年代后期走向极端化和暴力化道路。1978年,土库尔德工人党(PKK)成立,1984年该组织正式发动反政府游击战。伊朗也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爆发了大规模库尔德民族运动,库尔德人积极参与了推翻巴列维王朝的斗争,但革命胜利后很快与霍梅尼政权爆发激烈武装冲突。这一时期,以库尔德民主党为代表的库尔德政党纷纷成立。1945年8月15日,伊朗库尔德民主党(KDP-I)成立,随后在各国成立分支,如伊拉克库尔德民主党(KDP)。各国库尔德政党大多是由库尔德民主党衍生而来,如伊拉克的库尔德爱国联盟(PUK)。二战后中东地区蓬勃开展的民族民主运动推动了库尔德民族运动的发展,但大民族主义的泛滥以及阿拉伯化、土耳其化运动的大力推进,也导致与库尔德民族主义之间激烈冲突。随着美苏冷战,库尔德人自然成为美苏在中东争霸可以利用的工具。库尔德组织最初普遍采取亲苏立场,70年代初伊拉克库尔德人开始转向美国。

第四阶段(1991~2011年):冷战后,国际格局及中东地缘政治剧变对库尔德问题产生了重大影响,其中最突出的是“9•11”事件。期间,美先后发动了海湾战争(1991年)和伊拉克战争(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美国加大对中东的民主化改造。萨达姆复兴党政权被推翻,伊拉克建立联邦制,在国家政治中库尔德人与什叶派阿拉伯人和逊尼派阿拉伯人三分天下,库尔德人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地位,成为“国中之国”。伊拉克库尔德取得“事实上独立”的自治地位,给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政府重大压力。在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武装斗争日益激烈,库尔德问题不仅成为土最严重的政治和社会问题,也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土政府不得不逐步放开库尔德语言和文化禁令,扩大库尔德人政治参与,加大对库尔德地区投资。在伊朗,因被布什政府列为“邪恶轴心”,伊核问题日益成为地区热点,以库尔德自由生命党(PJAK)为首的库尔德反政府武装成为美国的棋子,以伊拉克北部为基地不时与伊朗安全部队爆发冲突。

第五阶段(2011年至今):2011年初爆发的所谓“阿拉伯之春”使中东地区陷入大动荡,库尔德人成为最大受益者,故“阿拉伯之春”也被称为“库尔德之春”。在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统治下,库尔德人处境进一步改善。2011年11月,土总理埃尔多安历史性地对20世纪30年代政府军屠杀库尔德人表示道歉,土国内公开讨论库尔德问题及公开使用库尔德语等禁忌被打破。2012年6月12日,埃尔多安宣布将容许公立学校进行库尔德语教学,并于同年10月秘密重启与库尔德工人党的和平谈判,于2013年3月宣布达成停火协议,库工党表示愿放下武器并撤离土耳其。但是,2015年土政府与库工党再度闹翻,双方冲突再起,武装冲突不断加剧。据“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统计,2015年7月~2016年12月16日,库工党武装与土安全部队的冲突已导致2481人死亡(2011年1月~2015年6月冲突死亡人数为1038)。在叙利亚,库尔德人面临彻底改变自身命运的良机。2011年3月,巴沙尔总统承认库尔德人的少数民族地位,并下令解决了长期悬而未决的30万无国籍库尔德人问题,政府军还主动从库尔德地区撤出,以换取库尔德人保持中立。库尔德人乘机组建库尔德政党和武装,并取得了对库尔德地区的实际控制,并成立“临时自治政府”和库尔德全国委员会(KNC)。2012年7月,库尔德全国委员会又与叙利亚实力最强的库尔德联盟党(PYD,亦被西方称为库尔德工人党叙利亚分支)达成协议,成立库尔德最高委员会,同时在各地组建民兵武装“人民保护军”(YPG),目前武装规模达5万人。2014年1月,叙库尔德地区建立自治政府,并制定宪法,举行选举,成立地方议会。2016年3月,叙库尔德人宣布成立“叙利亚北部库尔德联邦”。2016年底,又宣布建立联邦军队。叙利亚库尔德民主党领导人布瑞姆表示,“在阿拉伯人统治库尔德地区上千年之后,当前重要的一点是库尔德人开始控制这一地区。现在库尔德人可以决定自己命运了”。

在伊拉克,随着美军于2011年底撤离,加上“阿拉伯之春”后中东陷入全面动荡之中,美军存在时期形成的虚假政治平衡很快被打破,伊内部政治斗争加剧,阿拉伯逊尼派与什叶派、中央政府与库尔德地区的矛盾日益突出,库尔德人离心倾向明显。库尔德地区政府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公开指责伊拉克领导人马利基“独裁”,声称库尔德人将寻求独立。尤其是2014年6月极端组织“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兴起并依靠武力夺取诸多城市后,三派分歧更加严重。库尔德自治区武装借机占领了基尔库克以及两处油田。7月,巴尔扎尼明确表示,“决定我们命运的时机已经到来,我们不能坐等由别人来决定我们的命运。”他强调,伊拉克已不可能回到过去,称将在库尔德自治区就独立问题举行全民公投,并要求议会为此做好准备。他强调,地区新边界将会在血腥冲突中得到重划。与此同时,各国库尔德人间的联系和合作也得到加强,如叙利亚库尔德人就得到了伊拉克库尔德政府和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的大力支持,他们不仅出资,还提供组织指导和人员培训等。

三 四国库尔德问题现状

土耳其的库尔德问题。在库尔德人四大居住国中,土耳其库尔德人历史上所受歧视最为严重,社会地位也最低。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后,大力推行同化政策,撤销含有“库尔德”“库尔德斯坦”名称的所有地图和官方文件,库尔德少数民族地位不被认可,其语言、文化权利均被剥夺,政治、经济和社会等各方面遭受系统性歧视,其居住地区长期实行戒严和军事管制。土官方文件称库尔德人为“山地土耳其人”。共和国奠基人凯末尔有句名言:“那些未开化的民族注定要被文明民族踩在脚下。”凯末尔的接班人伊诺努公开表示:“民族主义是构成我们凝聚力的唯一因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的责任是不惜代价对生活在土耳其祖国的非土耳其人进行土耳其化。我们将摧毁一切反对土耳其人或土耳其主义的那些人。”1930年土总理伊斯梅特公开宣布“在这个国家,只有土耳其民族有资格享有民族和国民权利,其他民族不可以享有这一权利。”1964年土《政党法》通过,禁止成立以民族为基础的政党,禁止承认土存在不同民族和语言。1960年初,军政权领导人古尔塞勒将军公开宣称,“(我们)国家不存在什么库尔德人。如果谁说他是库尔德人,我将当众唾弃他。”参与1960年政变的土右翼领导人图尔凯西公开威胁要对库尔德人实行类似1915年大屠杀亚美尼亚人的“最终解决方案”,称“如果库尔德人梦想建国,那么他们将面临从地球上消失的命运。土耳其是以突厥民族的鲜血和无数劳动为代价建立起来的,土耳其民族能够对付那些觊觎突厥祖国的人,她在自己土地上于1915年已清除了亚美尼亚人,于1922年清除了希腊人。”1984年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开始发动武装游击战争,长期冲突导致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也使库尔德问题成为严重威胁土安全和国家统一的重大政治问题。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土耳其政府逐步调整库尔德政策,尤其是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政府执政后,在语言和文化等方面放松了对库尔德民族特性的限制。特别是2011年11月土总理埃尔多安对20世纪30年代政府军屠杀库尔德人的历史性道歉后,土库尔德人的政治地位有了突破性的改善,2014年6月土第一个带有“库尔德斯坦”字眼的政党“库尔德斯坦民主党”成立并得到官方批准。但2015年土政府与库尔德工人党再次闹翻,2016年11月库尔德政党人民民主党共同主席德米尔塔什、余克赛可达等领导人被捕入狱,“民主解决进程”中断。

伊拉克的库尔德问题。相对而言,伊拉克库尔德人在四国中地位最高,其民族特性得到承认,库尔德语属于官方语言,在教育、出版等行业一直被允许使用。但自20世纪20年代伊拉克国家建立以来,库尔德人与中央政府矛盾不断,多次爆发大规模内战。1958年7月革命后,卡塞姆政权宣传阿拉伯人与库尔德是“伙伴关系”,承认库尔德民主党等库政党合法。不过好景不长,第一次内战爆发(1961~1970),1970年3月11日伊拉克政府与库尔德民主党达成协议,政府同意给予库尔德人广泛自治权利,在库尔德地区设特别行政区;修改宪法,规定伊拉克包括两个主体民族-阿拉伯和库尔德民族;库尔德地区官员应使用库尔德语,阿拉伯语和库尔德语同为库尔德自治地区的官方语言;发展库尔德经济、教育与文化事业。1970年7月伊颁布临时宪法规定,伊拉克共和国由阿拉伯民族和库尔德民族共同组成。1974~1975年再次爆发内战,库尔德人失败后领导人被迫逃亡伊朗等国。1975年3月6日,两伊达成阿尔及尔协议,伊朗政府停止支持库尔德民主党。之后伊拉克政府开始大规模实施阿拉伯化,大量迁移阿拉伯人到北部。1978~1979年约600个库尔德村庄被焚烧,20万库尔德人被迫迁移。80年代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库尔德人公开站在伊朗一边对伊拉克政府作战,为此遭到萨达姆政权的严厉报复,政府甚至对库尔德人使用化学武器。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库尔德人发动起义,战后在美军保护下于伊北部实施自治,成为“国中之国”。2003年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新宪法正式确认了库尔德地区的联邦自治区地位,库尔德人历史上首次出任伊拉克总统。目前库尔德地区已成为“准国家”,离独立建国梦想一步之遥。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走向已成为整个库尔德问题发展的风向标。虽然伊拉克库尔德人多次威胁要独立建国,但迟迟没有迈出这一步,主要原因是经济上难以自立,军事上弱小,缺乏外部大国的有力支持。“伊斯兰国”崛起虽给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带来历史性机遇,但其对库尔德自治区严重的安全威胁也使伊库区弱点暴露无遗。

叙利亚的库尔德问题。库尔德人是叙最大的少数民族,人口数量虽少,但仅次于阿拉伯人。在库尔德人居住的主要四国中,叙利亚库尔德人数量最少,也很少引起外界关注。叙官方长期以来不承认库尔德人作为一个民族的存在。叙库尔德人总体上受歧视但不严重,库尔德语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并未受到严格限制。由于民族矛盾不太突出,库尔德民族诉求主要限于要求承认其少数民族身份和普遍公民权利,其中无国籍库尔德人问题是主要矛盾。1946年法国占领结束后,随着阿拉伯民族主义的高涨,叙库尔德人命运开始有所恶化。叙利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主要思想是“统一、自由和社会主义”,强调阿拉伯民族统一,认为所有民族、部族、宗教、社团以及地区派别、社会阶层都应该融入一个民族(阿拉伯民族)的大熔炉之中。2950年叙第一部宪法规定叙利亚为阿拉伯共和国,强调叙利亚的阿拉伯属性,是阿拉伯民族的一部分,所有叙利亚人都是阿拉伯人,没有民族之分。依照这一思想体系,政府大力推行阿拉伯化政策,库尔德人应主动融入阿拉伯民族之中,而非强调自身的民族特性。为此。复兴党政府采取过一系列同化库尔德人的激进政策,主要包括:疏散库尔德人,将库尔德人从库尔德居住区迁到阿拉伯地区,同时将阿拉伯人迁至库尔德地区;将部分库尔德人视为“外国人”,不给其公民权;不允许公开庆祝库尔德节日,禁止穿着库尔德服装;限制库尔德语使用,禁止用库尔德语出版报刊书籍,不允许建立私立库尔德学校;库尔德新生儿童必须起阿拉伯名字,将库尔德村庄和城镇的名称改为阿拉伯名。1977年5月,叙政府发布第15801号指令,要求将阿勒颇省阿夫林地区的所有以库尔德名字命名的村庄和城镇都改用阿拉伯名,以使其具有“阿拉伯特性”。在此背景下,路儿的民族主义斗争在叙开始出现,斗争目标首先是争取库尔德人的语言和文化权利,发展经济,进行土地改革以及推动叙政治民主化。但是,这些行动均在地下进行,一直未掀起大的波澜。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库尔德人政治和文化组织纷纷成立并开展地下活动,不时举行各种公开示威抗议,但并没有武装斗争。进入九十年代后,尤其是海湾战争后,受邻国伊拉克库尔德人自治的鼓舞,叙库尔德人民族权利意识开始高涨。各种政治组织纷纷成立,据称活跃的地下库尔德政治组织就有15个。这些组织一般都规模较小,有的不到50名成员,大的也只有数千名成员,主要依赖个别领袖人物,主要目标是要求承认库尔德民族权利和实现自治,但强调通过和平手段实现目标,没有组织公开宣布要求脱离叙利亚独立建国。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叙库尔德人开始掀起争取扩大民族权利运动,不断举行示威抗议活动,2004年3月发生卡什米利骚乱时间,造成65人死亡,160多人受伤,数百人被捕。2004年4月25日,流亡欧洲的叙利亚库尔德组织在德国举行会议,宣布成立“西库尔德斯坦流亡政府”。2006年叙利亚库尔德流亡会议(又称叙利亚库尔德斯坦国民议会,KNAS)成立,目标是推动叙利亚实现民主,保证库尔德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的民族权利,同时在叙利亚建立联邦制,实现库尔德自治。2011年以来爆发的“阿拉伯之春”及随之而来的叙利亚内战,为叙利亚库尔德人争取民族权利和民族自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库尔德人不仅少数民族身份获得承认,还建立了自己的组织、武装和自治机构,事实上获得了自治地位。库尔德人在叙政府与反对派之间持中立立场,有很大回旋空间。为争取库尔德人的支持或中立,叙政府听任其一定程度的自由发展。而“伊斯兰国”兴起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又将库尔德武装视为最可靠的打击“伊斯兰国”的力量,并为其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库尔德武装的力量不断壮大。叙库尔德人的崛起成为叙利亚内战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事件之一。

虽然库尔德人在叙利亚的地位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但叙未来政治架构中库尔德人究竟将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还有很大不确定性。库尔德人宣布的自治联邦制遭到叙政府以及外界普遍反对。叙利亚政府坚持,“任何试图破坏叙利亚领土完整的团体都将被视为‘恐怖组织’,库尔德自立联邦区是非法行为。”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则公开谴责叙库尔德人建立联邦区的行为。土总统埃尔多安明确表示永远不会允许在叙利亚建立库尔德国,并指责美国政府支持叙库尔德武装。2016年8月,土耳其政府出兵叙利亚,主要目的也是遏制叙库尔德力量。对此,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PYD)领导人萨利赫•穆斯林表示,“实行联邦制”只是一种“自治手段”,并不意味着脱离叙利亚。他说,“叙利亚已经没法再重走旧路”,不会再接受“任何中央集权模式”。他指出,库尔德人在前两次世界大战中未能做好准备。现在中东政治上演第三次世界大战,库尔德人已经做好了准备,有了自己的政府和军队。对库尔德人而言,这是一场最终的战争,也是生存之战。要么成为中东的胜利者,要么被击败。对叙利亚库尔德而言,虽然近年来进展巨大,但目前这一进展都是在叙利亚内乱情况下取得的,未来的道路依然不确定。叙实现稳定后中央政府的态度,土耳其悍然出兵打击叙库尔德人,特朗普是否会出卖库尔德人换取土耳其欢心,这些都是库尔德人所忧虑的。“希望与恐惧”同在。

伊朗的库尔德问题。库尔德人是伊朗第三大民族,人口仅次于波斯人和阿塞拜疆人。历史上其总体生存状况尚好,没有受到过大规模、系统性的迫害和同化。鉴于伊朗库尔德社会发展相对落后以及伊朗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历史传统,伊朗库尔德人独立或自治诉求并不突出。1945年8月15日,库尔德民主党(PDKI)在伊朗成立,并提出了自治要求。实际上,库尔德民主党是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库尔德民族主义政党,他的成立在整个库尔德民族历史上占有重要一页。二战后,苏联占领伊朗库尔德地区,在苏联支持下,1945年12月15日库尔德人民政府在马哈巴德建立,并于1946年1月22日宣布成立马哈巴德共和国。但很快苏联在西方压力下从伊朗撤军,1946年12月15日伊朗军队攻入马哈巴德。20世纪八九十年代,多名库尔德民主党领袖在境外流亡地被暗杀。总而言之,伊朗库尔德问题一直不温不火,并不对政府构成重大威胁。

四 库尔德问题未来发展前景

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中东地区陷入全局性大动荡中,传统地区秩序和政治格局被打破,“一战”后逐步建立的中东秩序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宗教与世俗、民族、教派等三大矛盾日益突出,许多国家原有政治版图遭遇冲击,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等国均面临国家分裂局面。中东大乱局和地区秩序大重组,为库尔德人寻求更大权利和独立建国提供了良好的内外环境。“阿拉伯之春”事实上成为“库尔德之春”。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指出,“库尔德人的独立已成现实,各方需要接受这一点。”

虽然库尔德人距离实现独立建国的百年梦想似乎日益临近,但离成为现实仍有很大不确定性。总体来看,伊拉克库尔德人走向独立的基础最为坚实,迈出实际独立那一步恐怕是迟早的事。相较于伊拉克库尔德人,叙利亚库尔德人实力很弱,环境也很恶劣。从整个库尔德斯坦地域范围来看,建立“大库尔德斯坦国”并不现实。这是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其中关键因素有四个。一是库尔德人分居四国的这一政治和地理现实在可预期的将来不可能发生改变。二是库尔德人主要居住国不会轻易答应库尔德人建立民族独立国家的要求,特别是土耳其。三是库尔德民族运动自身存在巨大局限性,内部派别林立,纷争不断,特别是土耳其库尔德人和伊拉克库尔德人之间,就是伊拉克库尔德人内部长期以来也一直争斗不休。而且建立一个独立、统一的库尔德斯坦国家并未成为大家的共同目标。四是主要外部大国,特别是西方大国不支持库尔德人建立统一、独立的国家。虽然,库尔德人的境遇在西方,特别是欧洲引起广泛同情,并得到一些政治家和组织的支持,但从中东现实考虑,西方并不愿意改变中东政治现状,对库尔德人独立建国要求总体持否定态度。包括美国在内,西方国家表面上同情库尔德人,在“伊斯兰国”肆虐背景下也对他们提供一定的援助,但实际上还是在利用库尔德的力量,谋取自身利益。但是尽管如此,今天库尔德人作为地区重要力量的存在已经是不可阻挡的现实趋势,对地区秩序重构和未来中东地区形势稳定的影响也不可小视。

阿尔及利亚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曼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 巴勒斯坦 伊拉克共和国 索马里共和国 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 科摩罗伊斯兰联邦共和国 也门共和国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突尼斯共和国 苏丹共和国 沙特阿拉伯王国 摩洛哥王国 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黎巴嫩共和国 科威特 卡塔尔 吉布提共和国 巴林王国 约旦哈希姆王国